【日文學習】使用當地的語言,替一趟旅程帶來更多無法想像的樂趣與體驗。

  

  

為什麼學日文環境很重要?其實我一開始並不這麼認為。但隨著我跟日本文化有愈來愈深的接觸,再加上那次難忘的打工度假體驗過後,讓我對於學日文這件事有了全新的想法。其實不管是不是日語,我相信學語言的其中一個好處就是,能夠讓你的旅程增加令人期待的意外。

起初,我認為學習語言跟環境沒有絕對關係

我喜歡日本文化,起先我靠著日文教科書學會了一些基礎的日語,前前後後也到日本旅遊不下十次,即便如此,我也不覺得「學日文」這件事情和「日本環境」是有必要且直接關係的。

我到日本仍舊可以用英文溝通、靠著一些漢字猜測意思、甚至用簡單的日文進行點菜。此外,日本人其實對於英文不那麼有自信,在某些場合使用英文反而很吃香,他們反過頭來會有點尊敬你,你即使不會流利日文,仍舊可以享受在日本旅遊的樂趣。

一次日本打工度假,動搖了我原本的想法

讓我開始質疑這個想法來自於我打工度假的難忘經驗。當時,我正處於工作轉換的空檔,一位朋友告訴我在日本奈良有個打工度假的機會,我覺得這是很難得的經驗,除了可以跟日本人一起生活,獲得跟先前去日本旅遊不同的體驗之外,也想測試一下自己的日文能力。再加上時間也可以配合,我沒想太多,便接下了這份工作。

我到了奈良的鄉下,這裏的人操著「關西腔」,而非一般課本上的「標準語」。雖然不至於完全聽不懂,仍讓我有些不習慣。

見到了我這份工作的老闆,是一位四十代的中年大叔,土生土長的奈良人。在日本的鄉下根本就不會有人跟你說英文的,而我的老闆更是用含著關西腔的口音跟我打招呼,我也不得不用我的基礎程度的日文應答著,心中暗自覺得這次應該無法僥倖了。

奈良,東大寺

奈良,東大寺

當我真正希望融入的時候,我發現我不能沒有日文能力

我發現當你真正深入到日本人的生活中,不會日文就好像不會說話一樣。舉例來說,老闆會直接用日語指派我們工作內容,其他非日本籍同事,也一律使用日文溝通,大家都很有默契的不說英文或自己國家的語言。前兩個禮拜我都很辛苦的工作著,工作量其實不重,辛苦的部分都是日文能力不足造成的。當時我的日文程度大概是考過日檢N3,想說只能怪自己平時的訓練不夠就上戰場,當然只有被打趴的份。然而,有趣的是我發現同事中有些已經考過N1、N2的「高手」們,在面對全日語工作環境,仍然相當「苦手」。默默觀察之後發現了兩件事:

1.考過N1、N2的人,在日文理解、聽力基本上沒有太大的問題,但是「口說」考驗的完全是你的反應及應用能力,考過檢定不代表你口說很行。

2.日本人在日常、工作上的會話用語,並不會像課本上那麼生硬,甚至有些跟課本上不一樣的用法。舉例來說:學過日文的人,大概都知道「全然」後面要加否定句。然而,當你聽到母語使用者說出像是「全然大丈夫」(註:「大丈夫」為肯定句)時,你完全沒有勇氣跟他說,抱歉你的文法錯了,反而會開始困惑自己到底學了什麼。

思考過後,我也得出了一些結論

1.我們在學日文時,常常死抱著課本、參考書,因為這些可以幫助我們考過檢定,證明自己的日文能力。然而,考試只考「聽」、「讀」,都是input的能力,換言之我們很少有機會訓練自己output的能力,也就是「說」、「寫」的部分。尤其是「說」,仰賴的是及時的反應,常常會發生妳覺得自己會講,但就是卡在喉嚨講不出來的狀況。這些都是以考取檢定為目標的學習方式很難訓練到的地方。

2.前面舉的「文法錯誤」例子,說到底其實就是日本人會話的慣用語,其實沒有對錯的問題。慣用語的存在就是為了讓說話不要那麼繞口、生硬。仔細想想,我們跟朋友講中文,也幾乎都不是學校課本出現的標準用法,如果硬要你照著「標準用法」,你一定會很痛苦,而且出來的話應該自己都會想笑。以上這些心得,都是我用課本學不到的,若非置身於打工度假這個環境,我根本不會知道自己的學習方式是本末倒置的。

除此之外,大家都期待自己在打工度假時交到很多當地的朋友,我也不例外。在週末的時候,我有時會被帶著去參加日本朋友的聚會,在那些聚會場合裡,雖然他們知道你是外國人,不會強迫你用日文溝通,但如果你不開口說日文,是不會有人理你的,就好像你在台灣週末約幾個朋友到餐廳聊天,你也會希望用中文大聊特聊這週在工作上遇到的屁事,然後不時加幾句老闆很87之類的用語。

這大概是我解放自己日文能力的開始,我逼迫自己用全日文跟身邊的朋友聊天,為了達成交到日本朋友的目標,也不想要自己被當成陌生人晾在一邊,我發現,他們其實會包容我,就算我講得很簡單、很不完整,但是他們都會回應我他們最常用的說法讓我聽懂。我通常直接將他們的用法複製到我的腦袋裡,下次有機會用到時,就直接把學到的用法拿出來用。就這樣,我直接從對話中學習,漸漸的把以前課本學習到的知識轉化成實用的口語能力。

這好像激起了我學習日文的動力,因為我知道,我愈是融入這個環境,進步的就愈快。更何況我現在是在這裡工作,所以為了獲取更多旅行得不到的體驗,我必須要強迫自己說日文。

我以為我解放了我的日文能力,原來我解放的是他對我的心防

故事回到我和我的老闆。我原本真的不太敢跟他說太多話,他交代的事情也就點點頭而已,而當我的日文開始進步之後,我發現他對我的態度逐漸轉變。他不再把我當成陌生人全部使用敬語,開始會找我去餐廳吃飯、甚至是去居酒屋喝酒。

到最後,他幾乎把我當成哥們了,開始會跟我開一些黃色笑話,然後我們會講一些只有男生才懂的東西,然後他也跟我說愈來愈多他以前的經歷,那些故事讓我真正了解奈良這邊的生活環境、這個小社區、以及他對生活的看法。

我發現,對日本人來說,你的日文愈道地,他就愈容易對你卸下心防,不再把你當作是外人。

而這時,我也才真正確定,我在日本獲得了一個真心的好朋友。

打工度假後,好像有些不一樣的事情發生了

短暫一個月的打工度假,徹底轉變了我學習日文的心態,也激起了我學日文的動力。

我想著我應該如何「重學」日文:我喜歡日本文化,特別是對日本悠久的歷史很感興趣,旅遊的時候走在那些街道上,過去讀過的歷史會讓我的想像力無限延伸,彷彿那些歷史故事就在身邊的風景刻下了痕跡。

而我也喜歡日本的動漫,我覺得他們把日本文化適切地融入了漫畫的劇情中,我可以很容易地走進漫畫的劇情中,就像最近非常紅的「你的名字」,我非常喜歡裡面女主角的設定,那些關於日本人對家族傳承與文化的重視被巧妙的安排在劇情中,用容易理解的方式被述說著,這都引起我很大的共鳴。

所以,為了讓自己重回那種學習的環境中,我把自己投入了日文的環境中。我不再只是讀讀課本,背背單字,考過檢定就以為自己很厲害。而是開始很認真的把一部動畫或連續劇,看三遍,第一遍先了解劇情,第二遍開始關掉字幕並嘗試跟著講,第三遍則是希望自己能跟上說話的速度。就這樣,反覆的學習著裡面各個角色的口語用法,然後就很像突然被打通任督二脈,口說能力直線上升。

心態與行為轉變後的發酵,帶來旅行中意想不到的樂趣與滋味

而在我下一次去日本旅遊的時候,我發現用日文溝通以後,日本人對待你的態度有一些轉變,他們不再當你是一般的觀光客,而多了一種卸下心防的親切感,在那趟旅程中,我不斷回想到打工度假帶給我的轉變,這段經驗讓我意識到自己學習日文的需求有多麼強烈、並且要真正把自己丟到日文的環境中才會真正進步。

我還記得旅途中,一位店員因為我會講日文而和我聊了二十分鐘(沒錯,他很閒),他說了這份工作的困難、以及有多少中國觀光客的刁難等等,我原本只需要花一分鐘就可以結帳完成,然而,我卻因為開口說了日文而換來二十分鐘的獨特故事。

這也讓我改變了原本的想法:使用當地的語言,你能夠替一趟旅程帶來更多無法想像的樂趣與體驗。
我想,這也是為什麼AmazingTalker會相信營造環境是學語言的其中一個關鍵的原因吧。

我想,這也是為什麼AmazingTalker會相信營造環境是學語言的其中一個關鍵的原因吧。

想要獲得更多優質和免費的學習資源和工具嗎?歡迎加入「日文學習資料庫社團」喔!